2

分享

可悲阿伯們被時代巨輪碾壓還十分高興忠誠

可悲阿伯們被時代巨輪碾壓還十分高興忠誠!
「中國共產黨百年紀念晚會」觀後感
自從老媽回家住後,下午和晚上就開始看大陸電視台來追劇,因爲台灣電視台重播爛了那些片子,大陸卻不會,因為出產量很大。
前天晚上是百年紀念晚會,竟然所有電視台聯播,雖然只轉了三個台,看了三分鐘後就轉去看台灣的了,最後只看台灣新聞台。
我十分感嘆,因爲我也是親身體驗過這個的,我國小五、六年級時也去過台北國慶晚會表演,而早上則是在國慶閱兵表演後的表演。
一個小孩子會有什麼想法?根本不會有,只是為了這一天的表演,要在好久前就天天練習,然後我就十分不高興了,為什麼是我?第一年莫名奇妙被老師叫去表演,這年我年級表演人數很少,可惜我就是一個。
第二年就十分不高興了,我有點開竅開始思考了,參加這個對學習又沒有絲毫幫助!為什麼要去?然後發生一件記憶深刻的事,恨死那位同學了,只是根本不記得是誰。
年級大部分人都會參加,一開始老師要選擇表演人員,老師一開口就是去年有參加的同學舉手,我當然是不舉手了,而且頭還低低的,然後有同學立刻告狀,我那個氣的啊!某同學說阿星去年不是有參加?這麼多年如果記起來是誰?我一定詛咒你!
然後有天忘了帶文房四寶,又轉頭回家拿,竟然遲到了,那就罰體能,更恨你了某同學。最恨的時候是訓練的時間,排我前面男同學的腳超級的臭,而我們常常要跪趴在前同學腳上附近,他嬤的薰死我了,詛咒某同學八百次。
然後我二十歲了,必須去當兵,中心的時候就想不通了,我的阿嬤喂!踢正步對做兵有任何用處?對軍人最須要的制式武器射擊,又沒有幾次,退伍後更沒摸過,不要說射擊了,讓我們當炮灰去?上天好像聽到了我的不滿,竟然下部隊後沒多久島上要火炮射擊,最後我們據點就是我是擊發手,島主做觀察手,我們兩個人相依為命了三、五分鐘,長官你們是怎麼選的?
我們家哥哥讀小學時,想要找出他的興趣,準備讓他參加多種才藝班,才報名第一種畫畫才藝班就掛了,就沒有後續了。哥哥剛去才藝班都高高興興的畫畫,後來哥哥十分拒絕去了,為什麼?因為老師指定畫畫對象,挷手挷腳的怎麼畫,做父親的怎麼拒絕同流時代巨輪?那就不畫了。
哥哥中年級時去參加家長會,老師告狀哥哥功課都沒做,希望去參加課後班,我就喔~心裏十分不爽老師,我一會兒後才回答讓孩子參加學校課後班,老師直搖頭不好不好的數落學校課後班的爛,拉著另一同學媽媽讓其介紹同學的校外輔導班。最後為了孩子還是自己找一間去了。
當時一直看著那老師很久,心裏想質問的是,妳有資格被人叫老師?妳對得起那一份薪水?從此不參加孩子們的家長會了,因為這是時代巨輪的畸形發展,這老師連教書人都不夠格。老師不教我家子弟,推回給家長!讓我們去外面找教書匠?那能請妳把薪水比例退給我?讓我把薪水給真正教導我家子弟的人。
從此認清我們小老百姓只能順著時代巨輪走,對我那小學時的某同學就大部分的解脫了。
去年總統大選前,很多阿伯,已經是阿公級別的,超級搞笑的,我身邊代表就是老媽前男朋友的陳叔叔,超級愛問我挺誰?然後也不給我說的,自顧自的一直說,阿嬤的天才編劇一位的說。
終於換我發表意見了,就說我是中立的選民而已,陳叔就立刻把話接了過去,喔~了一聲表示知道了,然後就開始自己的推論了,你怎麼爽怎麼來吧!和你唱反調沒意義,而且讓他家氣氛不好。
因為我岳父母是深藍選民,所以說我是淺藍選民,你說我陳叔說得對不對?我能說什麼?可是也不會說是。然後在他家只能選擇說偏中立的新聞台看。在他家也從沒認真看新聞,然後超級愛問我政治新聞的觀點的,只要和他心裏方向不對就爆了,就質詢式的問,你都是從哪裏看到的不實新聞?怎麼叔看到的新聞和報紙都不是如此說?然後就認真質問我。我翻白眼,又不是你兒子!你兒子都不鳥你,然後只好說網路上看到的,真真假假的。就平息了。
搞不懂?台灣都什麼年代了,報紙和新聞台可以全信?一件事有好幾個觀察角度,現在的全部只有一個角度,大壞的角度誰看的到?反對執政黨角度的都被消失了,和大陸有什麼不一樣,而且還更誇張,因爲我們是民主國家啊。
官員媒體敢大聲詛咒嗎?那當然是敢的,因為是從他們角度的詛咒。所以那台上的官員和質詢人每次都在那雞同鴨講。畢竟台灣是號稱民主的,所以都是在轉移大家焦點時,去改變一些遊戲規則,而且是用規則漏洞,讓老百姓不高興,但是執政者就是十分高興。
老百姓你耐我何?啊!我就選上了啊。有什麼可以制約政府?名義上有的,實際上有嗎?台灣還能號稱民主?
眾人之事有什麼不能公開的?不能公開那不就表示有什麼問題,不可告人?


風城小狗
20210703
分類:日記

一個來自新竹城肖狗的平凡白丁。每件平凡事物都是平凡白丁的日常任務。而每件特別事物就是升級任務。只要是任務就要用心體驗對待,因為會影響白丁的一生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如何對待沒水準的人?那就更沒水準!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