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

分享

現在的政府在幹什麼?竊國耳

現在的政府在幹什麼?竊國耳
「他要讓自己的施政理念、學術理念,道德理念,堂堂正正地一步步成為規範。」
「不但結果要正確,比結果還重要的,是過程更要正確。」
「只有這樣,才不會給後繼者們做下投機取巧,走旁門左道的壞榜樣,也不讓任何人有機會用花哨巧妙的藉口,玷污他的理念。」
「所計者,垂範百世,非止一時也。」
「這也是龍老理念的核心『世無周公,則亦無莽』。」
上面這段文章,是小說「蘇廚」中取出來的,立刻讓我想起以前工作的時候,當時我要從組長升職到副課長的時候,但是這個副課長職務是實驗性質的,但是以那公司的慣例,最後必定沒有那副字。
組長切換到課長這是一個大坎,這是操作員變成管理職,正課長是用學歷得到這位子,我們就是要用年資來得到這位置。簡單的說就是人家是正牌大學畢業的,我們卻是社會大學畢業的,我們讀書的時間比較久。
但是組長和課長的工作差異還是很大,課長的心裏壓力是很大的,因為管理是用很多的報表來管理一切,草創時期那有什麼報表呢?這就須要時間來沈澱這些東西。
因為對職業棒球十分有興趣,我不是球員那一種的球迷,我是偏數據的球迷。職棒的數據是什麼概念?其實就是球員和球隊的績效。當時美國最厲害的使用數據球隊是運動家隊。日本職棒的代表球員則是古田敦也,這是一名有名的補手,用數據指引投手投球。
我就想用報表把所有人的表現數據化,讓這個成為標準作業程序,可是直到我離開,打一個班所有人的績效還是在課長手中,用的是課長的印象分數,除非員工有大好事或大壞事的除外。可是最後發現操作員工作太雜了,沒績效的事最後就沒人主動做,太傷績效了。
因為和每一個員工有切深關係,誰不知道誰幹了什麼事?所以終極目標是公開,到底有什麼是不能公開的?
只是一切行為都要按行為規範來做,這些重要的規範不應該十分容易的更改,所有行為都必須要有記錄,事後才能找出問題根源,才能做正確的事,才能做對的事。
現在的政府呢?受立法院監督?立法院還是執政黨的呢!因為占大多數。執政黨上下其手,不是竊國是什麼?像某個劉縣長沒幹什麼,其親戚名下錢財爆增。是不是竊國?

蘇廚
風城小狗
20210729
#蘇廚 
分類:學習

一個來自新竹城肖狗的平凡白丁。每件平凡事物都是平凡白丁的日常任務。而每件特別事物就是升級任務。只要是任務就要用心體驗對待,因為會影響白丁的一生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妳死後有什麼可以讚美的?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